奶茶nc5. app

梦氏之前叮嘱无痕要尽力隐瞒元力之事,目的便是不想引人注目,现在不但被骆府高层发现,更被骆府家主收为义子,想低调都不行。

她有些无奈,只能再三叮嘱无痕尽量少在人前显露身手,更不要轻易让人发现她修士的身份,否则祸患无穷。

无痕疑惑地盯着母亲,面色黯然,她不明白,原本知道自己能成为修士,非常开心和骄傲,可为什么母亲总要自己躲躲藏藏?是修士怎么了?为什么让人知道会祸患无穷?当修士罪大恶极吗?母亲究竟在瞒着什么?

一件件,一桩桩,无痕心中浮现出母亲的种种神秘行迹,不禁生出一丝不悦。

见无痕不开心,梦氏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孩子已经开始懂事,再不是懵懂无知的年龄,自己病体日趋严重,时日无多,还能照顾她多久?万一自己不在她身边,她却什么都不知道,这对她不公平,是该与孩子好好谈谈了。

她轻轻叹了叹,柔声说道:“痕儿,这么多年,你是不是在怪为娘一直没有告诉你身世?”

无痕心头一动,秀目微闪,一眨不眨地盯着母亲,终于肯跟自己说实话了吗?

梦氏苦笑道:“孩子,以前因为你还年幼,为了你的安考虑,母亲不敢向你吐露真情,如今你已懂事,是时候也该告诉你实情了。”

梦氏叹了叹,娓娓道出十三年前的旧事。

原来无痕母亲娘家姓莫,是白南国正安郡盛名远播的莫府嫡系小姐,梦氏原名莫英娘,自小天资聪慧,具有凡人梦寐以求的灵根,被白南国最大的修仙门派天罗宗收为正式弟子。

十三年前,莫英娘参加宗门秘境试炼,在秘境内无意间出手救下一名垂危青年,也许是天命注定的姻缘,莫英娘竟对这青年一见倾心,芳心暗许,难以自拔。

但这重伤青年来历不明,只肯向莫英娘透露自己姓梦,名文轩,来自另一块大陆,无意中进入空间裂缝,侥幸生存来到这里。

小卷毛美女红润椭圆脸粉色蓬蓬裙露光滑牛奶肌图片

莫英娘将重伤的梦文轩带回师门,向师父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但莫英娘师父早就有意将她许配宗门天才陆天行,自然不肯将爱徒许配给一个无名小卒。

莫英娘情根深种,死活不肯答应师父的安排,竟然与梦文轩私定终生,珠胎暗结。

莫英娘师父大发雷霆,一气之下将莫英娘逐出宗门。

莫英娘走投无路,便带着重伤未愈的梦文轩回到正安郡莫府,她不敢向父亲吐露实情,直到十月怀胎生下毫无灵根的无痕,莫府家主暗觉蹊跷,逼问下才知莫英娘竟为了梦文轩已被逐出师门。

莫家主怒火中烧,无法接受自己的天才女儿竟然委身给一个无名小卒,并且生出一个毫无灵根的废物!顿时将所有怨气发泄在梦文轩身上,欲置他于死地。

但此刻梦文轩伤势已经痊愈,实力非常恐怖,化元初期的莫家主在他手上半招都接不住,若非莫英娘苦苦哀求,梦文轩一怒之下差点将莫府灭门。

不久,梦文轩的家人千辛万苦寻到莫府,直言族中发生大事,族长要梦文轩必须立即赶回。

梦文轩本想将莫英娘母女一起接走,但由于莫英娘刚刚临盆,身体虚弱,不能接受超远距离的异度空间传送,无奈只能自己先行返回家族。

想不到几个月后,莫英娘没有等到梦文轩回转,却等到一个年轻女子,此女貌美如花,心如蛇蝎,口口声声说莫英娘配不上梦文轩,更不可能生下毫无灵根的孩子,定是莫英娘跟别人所生,出手欲将莫英娘母女杀死泄忿。

此女法力通天,莫英娘根本无法匹敌,危机关头,凭借师门秘宝侥幸逃出莫府,却不想仍身染奇毒,带着襁褓中的无痕四处躲藏。

莫府怎敢得罪这尊杀神,为了自保,安排了大量人手找寻莫英娘母女踪迹。

孤苦无依的莫英娘无处可去,只能隐姓埋名,自称梦氏,带着无痕远离正安郡,躲在龙宁郡一个穷乡僻壤的乡村,靠梦文轩留给自己的丹药续命至今。

听完母亲的过往,无痕已是泪流满面,依偎在母亲怀里久久不语。

母亲实在是太可怜了,一个女人,为了意中人和一份执着的感情,竟然被师门抛弃,被父母放弃,最可恨的竟然还被爱人背叛!

那个所谓的父亲,翻脸无情,不认我们母女也就罢了,还派人苦苦追杀,他是铁石心肠吗?

梦氏轻轻为无痕擦干眼泪,叹息道:“孩子,苦了你了,跟着母亲四处流浪,没有享受一天安心日子,都是为娘不好。“

“不!母亲,这不是你的错!“无痕抬起头,眼中喷出怒火,“都怪那个男人,是他抛弃了我们!若不是因为他,母亲您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梦氏叹道:“痕儿,不要怪你父亲,他,他肯定是另有隐情,他不会抛弃我们的,这一切都怪那个恶毒女人!是她对我们下的毒手!“

无痕冷哼道:“不怪他?那这十二年他在哪里?“

“也许他也在寻找我们,只是没有找到罢了。“

若是有心寻找岂会找不到?十二年啊,可不是十二个月。

无痕黯然无语,不想打击母亲,且让她心怀这份美好的感情也罢。可是,我绝不会原谅他!

房中气氛一时变得沉闷抑郁起来。

见母亲神色凄迷,无痕又暗暗心疼,想起这些年母亲所受的苦,不觉对那无情的生父更要憎恨几分。

为了不让母亲继续沉浸在痛苦回忆中,无痕忿开话题,母女相互安慰一番。

想到母亲居然就是传说中的修士,无痕又倾慕又自豪,笑眯眯地盯着母亲左看右看,直瞧得梦氏莫名其妙,嗔道:“痕儿,这么瞧为娘做什么?我可有不妥?”

无痕摇摇头,羡慕道:“母亲,原来您这么厉害,居然就是传说中的修士,干嘛要瞒着女儿呢,早知母亲这般厉害,我就拜您为师了呀。不知母亲现在都修到什么境界了?“

无痕暗骂自己蠢笨,想想先前灵魂出窍时,在山林间遇到的那个神秘青影,十有八九应该就是母亲,还有难民营遇袭,千钧一发之际将自己和骆飞云救下的神秘高手,自然也是母亲。

哎呀,自己真笨,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