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代最新版本下载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气质长发美女白裙飘飘花墙甜笑户外唯美写真图片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

【 .】,精彩免费!

“……我感动都还来不及呢。”

伊丽莎白继续别扭着脑袋,只是那一直抿紧的嘴角已经略弯的翘了起来,被宠坏的淘气矜持。

……

玄非绝对是典型的死皮赖脸,他都能把自家的那一大家子恐怖分子邪/恶坏人们一个个全都哄得眉开眼笑,女朋友还能搞不定?

简直开玩笑。

玄非一低头,直接凑上去亲在伊丽莎白抿紧的嘴巴角上,继续笑哄着认错,

“有这么一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朋友,一定是我前世今生修来的福气,对吧亲爱的。”

闻言,伊丽莎白这才抬起头来了,刚刚还略弯的唇捎弧度直接显现的放大扬起,反怒为喜,笑意难掩。

被这万年妖精给哄开心了。

真是,嘴巴这么甜,哪怕是地狱罗刹估计都顶不住被Fay这么塞糖,伊丽莎白在心里想。

“那我们……”伊丽莎白又撒娇的撅嘴嘟哝,一双忧郁的琥珀眸眸底涟漪轻漾,澄澈至极,就这么万分信赖的凝视着,怎么都没法儿不心软。

……

玄非一笑,又轻轻摸了摸她涨红的脸,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一托手,将她更护紧的抱进怀里,亲了亲嘴角说,

“再等些日子吧,等身体再好一些了。”

“我身体很好的。”伊丽莎白试图再次劝服玄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上飞机之前我才接到约翰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这段时间都没有按时吃哮喘药。”玄非故意危险的眯起眼睛,性感的红唇还似笑非笑的勾着。

看得伊丽莎白眸光一闪,一下子就心虚打鼓了,如雪般瓷白的肌肤更是一片绯红。

……

“我……”伊丽莎白顿了一顿,接着又是一恼,扬手轻捶在玄非的肩骨上,故意虚张声势的瞪着眼说,“还不是都怪,谁叫回家了这么久都不管我。”

那嗔怒的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委屈,“Fay ,我要是真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怎么可能!”玄非赶紧摆头,“别瞎说,我回家之前都交代乔治好好照顾了。”

前面副驾驶座上,乔治脑袋点得一小鸡啄米的既视感,他明明是Fay的经纪人,然而这段日子都快成伊丽莎白的老妈子兼管家了。

【不过,不是说好的装瞎装聋全程透明人的吗?→_→】

伊丽莎白又是一笑,甜甜潋滟的,两只手环抱着玄非的手臂弯说,

“Fay现在回来了,我就好好吃药,我和保证!”

说着,伊丽莎白还举起手来做了个保证的动作。

玄非“扑哧”一下,

“我宝贝儿真乖。”又亲了亲她的发旋,抬头揉了揉,“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嗯。”

很快,伊丽莎白就趴在玄非的胸口上睡过去了。

……

玄非交代司机开慢一点,又眼翦微垂,深深的看着怀里的女子,一双潋滟风/情的眸光也越发迷人,在眸底流转着。

忽然,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响起,在这在狭小的车厢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