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官方网站app进口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清新美妞惹火翘臀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

【 .】,精彩免费!

“不是叫跪我们,跪老婆!”

“咚—”某妖孽Boss直接软了膝盖,单腿落地,他老婆嘛,别说跪了,就是趴着他都眼皮子不眨一下的,而且又不是没跪过。

旁边,某群邪恶风骚的伴郎团们正一个勾搭着一个相当惬意的看戏,见此情形,果断齐齐竖大拇指点赞。

妖孽,一定是新一代二十四孝老婆奴之王!

……

景倾歌也忍不住笑眯了眼,娇软软的喊他,“个猪头,轻点跪啊,疼不疼?”

“不疼,老婆,一点儿都不疼。”季亦承脑袋一甩,某对夫妻俩又开始眉目传情送秋波了。

一屋子人齐齐狂搓胳膊,要拿刨子推鸡皮疙瘩,赤**果果满屏幕的恩爱虐待。

季亦诺使劲憋住笑,强做严肃脸咳了咳,

“承哥哥,现在开始‘通往小可爱之路’,每回答一个问题,我们一致通过了,就可以上前跪一米了。”

季亦承这才发现他恰好跪着的地板上用贴纸贴了一个标记,一直到倾宝儿脚边的位置,一共贴了六个贴纸,大概每隔一米贴了一个,也就是说,他要回答五个问题咯。

“来吧!”季亦承拧了拧手腕,一副势在必得的傲娇Boss架势。

景倾歌又撅起小嘴,抛一个香艳飞吻吹过来。

某大Boss瞬间圆满了,做一个抓住的假动作放在胸口,笑得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

“承哥哥,说出十个对小可爱的宠溺爱称。”季亦诺第一个提问。

季亦承气儿都没带喘一下,一口气说完,

“倾宝儿,小坏蛋,傻妞儿,小妖精,小可爱,小祖宗,姑奶奶,小绵羊,红太狼,老婆大人!!”

“我在!!”景倾歌嗷嗷举起了爪子,那雄赳赳的小红脸生怕谁不知道她是他老婆大人似的。

一众儿人眼角一抽,“……”

集体,通过!

某倾城夫妻俩隔空嘴了一个。

玄之凰问第二个问题,“承哥哥,我的题目是快速抢答啊,没时间给思考,慢一秒就不给过!”

季亦承高高的挑了挑眉,放马过来。

玄之凰,“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

季亦承,“景倾歌。”

玄之凰,“结婚以后家里财政大权谁掌管?”

季亦承,“我老婆。”

玄之凰,“结婚以后每天谁做饭?”

季亦承,“我做。”

玄之凰,“以后小可爱生宝宝了是疼老婆多还是疼宝宝多?”

季亦承,“老婆。”

玄之凰,“最喜欢小可爱身上什么地方?”

季亦承,“眼睛。”

玄之凰,“小可爱今天漂不漂亮?”

季亦承,“漂亮。”

玄之凰,“小可爱后背上有没有痣?”

季亦承,“没有。”

玄之凰,“们翻云覆雨天雷地火平均一夜几次?”

季亦承,“五次!”

“哇喔~~~~”话音一落,满屋子邪恶的惊呼声骤然炸响,一群人集体俩眼冒绿**光了,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猥**琐夸张。

“承哥哥,五次哦~~~”

“这么激烈哟……”

“夜~夜笙箫激情燃烧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