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有什么好用的播放器

.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最新章节!

穆婉打量着项上聿。

她并不是木头,她的心也是有血肉组成的。

明明,不让她帮邢不霍澄清,对他来说,是有利的,可是她要澄清,他就让她澄清了。

以前她对他,因为憎恨,因为厌恶,因为不喜欢,总是带着有色的眼镜排斥着,想的,是不好的东西。

现在回忆起来,从她到M国,他好像都是在帮她,即便那些伤害也只是吓唬吓唬她,导致她眼睛瞎,或许他妈妈是罪魁祸首,但事实上,让她情绪波动大的是邢不霍。

而他,帮她看好了眼睛。

他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不经过她愿意和她发生关系。

以前她特别厌恶,恨不得把他的肉一块块的咬下来。

“以后别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好吗?”穆婉轻柔地问道。

“有时候脑残,我不是强迫,我是纠正。”项上聿说道。

“都说我脑残了,纠正我,我也不理解,就不能照顾下残疾人吗?”穆婉说道。

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

项上聿往上扬起了嘴角,搂住了她的肩膀往怀里带,声音也温柔了好几分,“好,我照顾,小坏蛋。”

项上聿点着穆婉的额头,点着点着,亲吻在了她的额头上。

她能感觉到他嘴唇的柔软,带着绵柔的湿润,嘴角也往上扬起。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会爱上项上聿,但是至少,她愿意和他尝试。

一辈子很长,不想每天都活在绝望和黑暗之中,这样平淡的生活,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好。

她主动的抱住了项上聿,靠在他的怀里。

他的身上很香,热乎乎的,好像热水袋。

项上聿也咧开了笑容,亲吻穆婉的头顶。

项上聿的手下见状,小心翼翼地向前,对着项上聿汇报道:“先生,渔船已经开过来了,我们现在要开车去码头。”

“嗯。”项上聿应道,对着穆婉说道:“晚上要住在船上,去拿些换洗的衣服。”

“船上可以洗澡吗?”穆婉问道。

“当然可以,想干嘛都行。走了。”项上聿拉着她上楼。

在穆婉的印象中,渔船应该是一艘很小的船,漂泊在海上,船上一般是一对夫妻,过着以海为生的生活。

但,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项上聿喊过来的渔船很大,雪白的身体好像是白天鹅一般在阳光下闪耀着。

她简单数了下,有四层楼。

“这是邮轮还是渔船啊?”穆婉想要确定地问道。

项上聿又笑了,“渔船,晚上捕鱼的,到了晚上就知道了,我们到时候出来看。”

“好。”穆婉跟着项上聿上船。

船长带着船员恭敬地站在甲板上迎接。

穆婉看他们穿着统一的服装,乍一看,还以为是海军,再仔细看看,只是他们穿着统一的服装,人数很多,五十多个吧。

“这些都是渔民?”穆婉好奇地问道。

“有些不是,是厨师,厨师助理,勤务人员。”项上聿解释道。

“渔船不会是的吧?”

“怎么知道是我的?聪明了么。”项上聿笑着说道。

“连饭店都开,有条这么大的渔船,才是的标配,抓了那么多鱼,自己吃吗?还是卖出去啊?”

“会提供给饭店。多下来的会做成食品提供给超市。”项上聿说道。

“做很多生意?”穆婉问道。

这些,她都不知道,项上聿卖武器就能富可敌国了。

“人生在世,不过短短一百年,在这一百年里,我想做很多事情,至少我死的时候光回忆都很饱满,我其实做过服务员,建筑工人,穿过动物衣服去街上发过传单。”项上聿说道。

这些,穆婉也不知道。

“我还跟踪过一个女孩两年,两年,不算短的时间。”项上聿自己抿了抿嘴唇。

“女孩?”穆婉心里有些怪异的醋味,“谁啊?”

项上聿定定地看着穆婉,“觉得是谁?”

项上聿这眼神。

穆婉心里一颤,“我?”

“被项雪薇赶走后,我去看过,一周去看三四次吧,一次都没有发现啊。”项上聿有些失望。

穆婉定定地看着项上聿,心里有的一根弦被触动了。

她就觉得五年前项上聿会跟她求婚很奇怪。

她和项上聿一直不和的。

她以为是玩笑,是恶作剧,肯定也不相信他是真的要娶她。

但即便他是真的,她也不可能嫁给他。

那个时候的她,对他也都是不好感。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他看了她那么久的时间。

“想哭。”穆婉说道。

“别,别忘记了的眼睛,每次复发都是情绪激动,我有最好的医生,但是他们只是医生,不是神仙,不要真瞎了,就看不到这么帅的我。”项上聿阻止道。

他牵着她上船,到了房间。

房间也是总统套房的,很干净,整洁,有阳台,有餐桌,有躺椅,只是没有秋千。

“这船上有图书馆吗?”穆婉好奇地问道。

“有,出海的过程中很多人都是空闲的,他们有的会去看书,有的会去上网,有一个电脑室,没有网络,但是可以联机玩游戏,里面也有很多的电影。”项上聿介绍道。

穆婉参观完了房间,走到项上聿的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腰上。“我一开始不理解,为什么楚简,楚源两兄弟对这么忠诚,我现在明白了,做的手下和员工挺舒服的,很人性的管理。”

“有件事,我一直想要找个机会跟坦白,但是我又担心会生气,答应我不生气,我就告诉。”项上聿声线柔了下来。

“什么?”穆婉问道。

“皇宫那次强杀,开枪的人是楚源,他看到和邢不霍在一起很生气,就冲动的开枪了,事后,我已经惩罚了楚源,这些日子,他一直被我关起来的。”项上聿解释道,盯着穆婉的反应。

穆婉倒是平静,回想起了以前的种种,“那个时候说邢不霍自己开枪的。”

“我不是要离间和他吗?那么爱他,我看着难受。”项上聿说道。

“有多少骗着我?”穆婉盯着他。

“我就是担心以后发现了真相会生我气,我不如现在坦白从宽了。”项上聿担心地说道。

“在MXG的时候,邢不霍说要带走我,从中作梗了吧?”穆婉问道。